南安普敦vs布莱顿直播:懷念冬天的村莊

2019-05-21    隨筆日志    【本頁移動版】
    穿過層層疊疊的鋼鐵森林,在寒風瑟瑟的冬天,我進入了回憶的大門。
    孩提的時候,冬天的村莊是用青石板來互通消息的。每一塊青石板,就像一個個信息的接力站,在人們腳印的驅動下,把一個個關于村莊的信息傳得很遠很遠。每當除夕前幾天,青石板被雪花裝點得格外清秀。這幾天,母親就會叫我到阿娘(祖母)家去,請她年三十到我家來吃年夜飯。那時空氣很冷,飄著雪花,可我的口里卻吐出串串熱氣。大地靜極了,只有我的腳步聲一個個躺倒在青石板上,聽大地做夢。我也隨著雪地里的夢境,遙望天空。心目中出現了遠方繁華的城市,高高的煙囪。父親,就在鋼鐵廠里做工。那里鋼花比雪花更濃。
    記得孩時冬天的村莊,代步的還是魯迅時代的烏蓬,雖然我的家鄉不是魯迅的家鄉。當然,我那時不可能知道魯迅是何人,也不知道烏蓬為何物,只知道乘上烏蓬去城里玩一玩,是最快樂的事。那時,小船和我一樣,一邊搖搖晃晃,一邊倒數著河邊的村莊。我隨著船的搖晃,也搖起我童年的那種美好的遐想。河水結冰了,很冷很冷。它怕冷嗎?船在不停地撞擊著冰層,咔嚓咔嚓的響聲打破了小河的寧靜。聽父親說,鋼鐵廠里不會結冰,鋼水能燒紅半片天空,我那時想,大概鋼鐵廠永遠象夏天一樣,可我們家鄉的冬天為什么這么冷?我那時還想,我父親是鋼鐵廠工人,他們肯定能造出很大很大的鐵船。等我長大了,乘上鐵船去鋼鐵廠見父親。記得孩時冬天的村莊,石橋是水上唯一的建筑。早晨,我從石橋上走過,去學校讀書,太陽已經將石橋的臺階畫得通紅通紅。傍晚,我放學從石橋上回家,月亮早就在石橋上等,就像母親在家里等我回家一樣。在那時,我常常用小腳在石橋上跟太陽光比腳步,常常用小腳去踩月亮在石橋上的影子。有時太陽將冰融化,月亮光移入了水中,我總是想著夏天快快到來,因為夏天就能跳入河中,將月亮光攪成彎彎曲曲的波紋,這也是我孩時的最高興時分。那時聽母親說,這座石橋以后要拆掉,要造一座很大很大鐵橋,上面還要開火車。當時我想。造鐵橋用的鐵可能是我父親廠里的吧。當在我離開家鄉時,那座石橋還安然無恙,不知如今如何。
    記得孩時冬天的村莊,麥苗是最好的顏色。如今回憶起來,能寫成一首很好的詩歌。他從秋天成熟的睡夢中醒來/并且喚醒了冬天的童話/在白色中點綴出點點綠眼睛/點燃賣火柴的小姑娘/冰冷的心/向春天走去//春天并不理解/冬天到底有多少路程/而冬天知道她的心她的意識早在地底下萌動。//可惜,父親文化不高,母親只念過高小,對我上述的詩,他們能看懂嗎?但他們也寫過另一種詩,一種關于煉鋼的詩。一九五八年,他們用一種虞誠的心跨入了大煉鋼鐵的行列。那時家鄉的村莊,還是一樣的村莊,只不過麥苗沒有那么青,油菜花沒有那么黃。
    聽別人說,父親是從家鄉的青石板上起步,走上了打擊日本侵略軍的道路;后來,又在這條路上牽著馬,搞上了土改;又后來,他告別了小石橋,告別了青青麥苗,坐上了烏蓬船,走入了鋼鐵大道。
    如今,父母已經過世,在天堂的他們,眼前還會晃動著家鄉的石板路,家鄉的小石橋,家鄉的青青麥苗嗎?懷念,已成晚輩們的年年、月月、天天的事。青石板,石拱橋、冬天寧靜的小村莊,一直在心中蕩漾。
    家鄉在冬天的村莊,是我常?;匾淶牡胤?,雖然我與你天各一方,但我始終銘記不忘。因為你養育了我的父親、我的母親,你養育了我,養育了一代忠心耿耿的赤子,你更養育了我們本來沒有的希望。
推薦文章